台灣正處在QE時代中
文 林建山
字型:

了應對COVID-19衝擊,川普政府在今年3月重啟新QE印鈔救市政策,在接近零利率情境下,大發政府公債,財政大撒幣;而台灣也以《因應疫情振興紓困特別預算》方式,加強採取大撒幣救經濟措施,使QE時代特徵充分顯露出來。從廣義貨幣供給額M2的總體經濟指標變動狀況,最能突顯台灣經濟社會QE時代的基本態勢;M2是整個經濟社會實際貨幣發行流通的總額數量,足可顯示出國家貨幣政策之究竟寬鬆或緊縮,從過去33年間,台灣M2與GDP及其與外匯存底的相互變動演進,可以確定臺灣經濟社會是否正處在量化寬鬆QE時代或量化緊縮階段。

自解嚴後,台灣M2就隨著經濟起飛與外匯存底的加速累高而呈現倍數擴張的大膨脹狀況。從3個時間點分階段看,即1987年解嚴到2008年金融海嘯,乃至從金融海嘯到2020年:在1987年M2占GDP比重78%,呈現相當正常穩健貨幣供給狀況,當時外匯存底僅767.5億美元;直到2008年金融海嘯的22年間,台灣GDP增長3倍,外匯存底增長2.33倍為2806.8億美元,M2占GDP比則爆增至204%,總發行量增加9.3倍以上,充分顯現「台灣錢淹腳目」的實景狀況。

但是,從2008年到2020年,GDP只增長47%,外匯存底則從2806.8億美元到4961.7億美元,只增長78%,M2占GDP比則仍高達234%,顯示即使經濟成長績效不佳,工商產業成長頓挫,仍然有「社會流動資金嚴重過剩泛濫情形」,最近10年台灣利率水準一直持低不振,其原因當然在此。外在環境則更受先進社會連續多年多回合量化寬鬆政策影響極大;尤其美國川普政府,在今年3月至5月之間大印鈔大撒幣救經濟釋出5兆美元強力貨幣,而台灣本身,在7月中旬敲定《因應疫情振興紓困特別預算》一口氣大撒幣創紀錄的1.4兆元,立使貨幣供給額增高將近5個百分點,愈發顯現台灣也身陷在大印鈔大救市的情境態勢中。
是則,誠難謂台灣不是正處在新QE時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