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創東方美學! 朱為白以刀剪大破大立
2020-06-12 18:36

字型:

已故的現代抽象藝術大師「朱為白」,是台灣戰後的藝術家,他勇於放下畫筆,不斷嘗試新媒材,由於家中三代以裁縫為業,他運用棉布和紙,以利刃取代畫筆,刻畫出風格獨特的立體空間,在台灣藝壇樹立勇於創新的典範,和他同期的藝術大師霍剛,要來詮釋朱為白大破大立的刀剪精神。


從初期的素描到水墨畫,再到木刻版畫,以及布面壓克力、棉布複合媒材,現代抽象派藝術大師朱為白,在他60多年的創作生涯中,不斷地試驗與創新,在台灣藝壇樹立起勇於創新的精神典範,跟他同期的藝術大師霍剛認為,放下畫筆其實需要很大的勇氣。

現代抽象藝術大師霍剛:「不但是放下畫筆很困難,也就是放下他舊的觀念,產生新的觀念,這個可能是更困難,要有勇氣,因為這種東西能夠接受的人不是很多,比較少。」

走進朱為白的回顧展,彷彿走入時光隧道,在那個戰亂的年代,台灣政治緊張,藝術卻蓬勃發展,朱為白的起步階段,是在廖繼春的雲和畫室,學習素描、水彩、油畫,後來又追隨李仲生加入「東方畫會」,從此以藝術創作為終生志業。

畫廊總經理陳菁螢:「在當時東方畫會,其實是一個思想非常先進,他們整個創作的精神,是非常實驗性的,所以東方畫會它可以代表的是,台灣60年代之後,很重要的藝術史的一個開創。」

那時期的水墨畫,已展現抽象性的現代主義表現手法,的山崖,有如水漬的痕跡,像是運用異材質的組合,他並不是說拿著傳統畫筆畫畫的人,他總是會用很多間接性的創作方法,包括可能用拓印的方式,或者轉印的方式,來渲染以及來上色。」

60年代後期,朱為白開始投入木刻版畫,當時他在華興育幼院教美勞,一教就是二十年,每天與學生為伍,讓他的鄉土版畫充滿童趣 ,生動刻劃市井生活。

進入80年代後,是朱為白全新風貌的展現,由於家中三代都是裁縫師,他從小耳濡目染,開始以刀剪裁切的家學,用麻布、棉布作為創作媒材,受到老莊的道家思想影響,作品呈現極簡、質樸的風格,遠看像站立的線條曲線,側面看原來是塊布頭。

現代抽象藝術大師霍剛:「那些布頭、線頭,在一般的寫實觀念裡面,這些東西都沒有用,他就拿它做創作的表現的媒材,有的是手畫的,手畫的跟貼的一樣,跟切的一樣,你不仔細看,看不出來,以為他是貼的,他有時候也把倒影畫出來,我認為他是在80年以後,他自己的面目比較清楚,至少在中國來講,還沒有幾個人在做,可能有個別的嘗試,但是他比較普遍的,放下了畫筆跟顏料,而用刀剪去割去剪去切去貼去折,這個是也很少有。」

他還將裁切後的棉布,在單色布料上層層堆疊,創造出極簡的結構,朱為白還將刀剪的創意,運用在紙上,受到義大利藝術家Fontana在畫布上大膽切割的啟發,朱為白突破二度空間的限制,呈現出東方空間主義美學。

朱為白80歲的時候,寫了一篇自我論述,提到他創作這五十年來,都是我、獨、行,一直保有他自我的態度。畫廊總經理陳菁螢:「在過去可能很多人沒有辦法理解,可是在近年來幾乎大家開始非常崇尚,他當年非常實驗性也非常前衛的創作理念,去年的佳士得拍賣會,朱為白有兩件作品以超乎預估價的2倍來成交,分別是193萬以及300多萬的一個價格,其實目前非常多拍賣會,以及收藏家非常的關注。」

朱為白直到晚年,依然充滿熱情地享受創作,畢生作品橫跨約70年,他說唯有藝術,才能帶來生命的永恆。現代抽象藝術大師朱為白:「最大快樂就是我沒有褻瀆我的生命,六十年來,我沒有一時一刻浪費我的生命,也沒有留下來我寂寞無聊的時間,我充滿了幸福和快樂,因為與藝術為伍,藝術留下我的生命內涵。」(記者黃梅琴、黃彥彰/台北採訪報導)

  • facebook
  • Line
歡迎分享,但屬營利用途的內崁或鏈結,需取得本公司書面同意,否則侵權依法追訴
本新聞由非凡新聞台提供,欲獲知最新最快的新聞,請鎖定第58頻道--非凡新聞台
搜尋
[電腦版] |  [Mobile版]
收起